未分类

秋葵茄子丝瓜香草榴莲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君九卿没有再说话,转身离开了。他带来的那些美男也没有再管。

   席若颜见那些美男他就这么留下了,也不知是故意的,还是神不守舍的真的给忘了。

   她暗暗的摸了摸下巴,待君九卿走远后,赶紧命人将那些美男全部给收了。

   “祁姑娘,都听到了。”

   席若颜回过头来,见祁玉瑾就站在她身后,多日不见,她的脸色有些发白,也瘦了许多。

   祁玉瑾走到她对面的圆椅上坐下:“嗯。”

   见她这副模样,席若颜就知道,这段时间,她还没有从殷初一的阴影中走出来。

   只见她摸上祁玉瑾的手背:“祁姑娘,这些话我承认是有心让听到的,君九卿对的喜欢也是知道的。就要看如何选择了。”

   “表嫂,知道的,我现在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,这辈子,我都不会再嫁人了,哪怕初一已经不在了,但是我愿意永远的守着他。我去了大西凤,将他的骨灰带了回来,我打算带着他的骨灰去各国游历。”

   “他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,他也曾和我说过他的愿望,他说希望有一天,能够跟着我,像我一样,去各种地方,见识更多的人,我不能让他失望。表嫂,这次,我是来和道别的。”

   席若颜沉下眼帘:“瑾儿,其实该道别的人不是我,而是姨母他们,一走,恐怕最伤心的就是姨母他们了。”

   甜美蝴蝶小梦纯纯迷人

   祁玉瑾苦笑一声:“我本就没有打算告诉他们,娘和爹生活的很好,我只说我想自己去游历,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看看他们,安静的一个人,我娘一直都是了解我的,我想,她会支持我这个选择的。表嫂,以前看着和表哥恩爱,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感情,可是现在,我真的懂了,懂了喜欢一个人的滋味,懂的了失去一个最爱的人的滋味。”

   “我唯一后悔的就是,没有将小初一早早的带在身边,没有过早的认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,如果我早一点认清楚自己的心,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?表嫂,我现在的心真的好痛,从知道小初一死的那一刻,从知道他被人侮辱的那一刻,我的心就好痛,我无法原谅自己,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?为什么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不在他的身边,为什么他在被人欺负的时候,我却在别的地方谈笑风生。”

   “为什么他说喜欢我,我却在拒绝他,为什么他给我写了那么多封信,我却没有回他一封。太多太多的为什么,太多太多的不甘心。表嫂,说,如果这个世上有后悔药吃该有多好?这样一来,我就可以回到他被人欺负的那个时候,这样一来,我就可以杀了那个欺负他的人,我就可以救他了,我可以把他带回来,他可以跟我一起,一起,携手一起度过一生。我会疼他宠他,爱他,再也不让人欺负他。”

   祁玉瑾眼眶红了一圈:“表嫂,我真的好后悔,知道吗?我真的好后悔啊,我后悔...后悔自己....”

   ....

   夜倾绝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席若颜一个人坐在软塌上出神。

   他走过去,在她面前坐下:“颜儿怎么了?可是有心事?”

   席若颜不说话,而是眼神示意里面:“相公处理完了朝事回来也不去看看咱们的儿子。有这么偏袒的吗。”

   闻言,夜倾绝不仅莞尔:“若离有乳娘,颜儿只有我。”

   听着男人这情话说的越来越顺口,越来越溜。

   “相公,说,君九卿是的兄弟,平日里,对他的为人如何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大概是没有想到她突然间会这么问,夜倾绝一时有些顿住。

   像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席若颜看着他,说道:“我说的是,对君九卿的为人感到如何?觉得他就是平日里相处怎么样?”

   夜倾绝有些不解的看向她:“为何突然间问起了这些?可是君九卿哪里得罪了?他若是哪里得罪了,颜儿尽管和我说便是,我帮教训他。”

   席若颜忍不住白他一眼:“他倒是也敢欺负我。夜倾绝,我问正事呢,和君九卿的关系已经算好了吧?对待男女之情上,觉得这个男人如何?”

   “不知。”

   夜倾绝皱了皱,说道。

   似乎有些不愿意从她口中听到她提及别的男人一般。

   席若颜也知道男人的心思,说了几句便住了口。

   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我就是觉得,君九卿和别的男人一样。之前我还以为相公之所以和他关系那么好,还是因为他同有几分的相似,可是现在看来,他还是和那些空想三妻六妾的男人一样,也想着妻妾成群,不会对人一心一意。”

   “今日祁玉瑾进宫了,她同我说了几句话后就走了。我还挺心疼她的,她身在江湖,一生无忧无虑,又不知何为感情。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喜欢的人,却在最后才知道自己动了情。相公,说,祁玉瑾真的该不会这辈子都孤身一个人吧?”

   见男人不说话,席若颜不由得戳了戳他的胳膊:“相公,我问话呢,怎么不回答我?祁姑娘怎么说也算是的青梅竹马吧?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祁姑娘日后孤身一人?”

   夜倾绝有些无奈的看着她:“颜儿,祁玉瑾她还有自己的亲人,只要她想开了,她的亲人会一直陪着她,她不会孤身一人的。”

   “谁说不会?”

   席若颜白他一眼:“祁玉瑾是姨母的女儿,祁景涟和姨母的性格,祁玉瑾继承了不少,虽说她是跟着老怪物长大的,可是一旦认清楚了自己的心,那就会忠心不二。祁姑娘现在都二十有六了,她这样我还真的担心她。还有君九卿,原以为他是一个正人君子,也是到这个年纪了,还没有娶妻,连个妾侍也没有,我还打算过段时间,等祁姑娘平复好了,便安排她与君九卿重新认识。”

头像

admin